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

田溯宁离开网通欲以金融重组电信产业链

时间:2018-11-23 16:32:52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田溯宁离开通 欲以金融重组电信产业链

作为—名从体制外走来的海归经理人,7年多来,田溯宁参与了中国通的建立、重组和上市,但上个月最终还是黯然离开了通,有人将之称为“田溯宁通事业彻底失败,宽带络梦破灭”。

不过在日前深圳举办的“私人股权投资与并购”论坛上,以“中国宽带产业基金董事长”身份出现的田溯宁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,宽带产业仍然是自己很熟悉并且一直关注的领域,他会继续追逐自己多年以来就一直抱定的宽带理想,以资本手段推进电信产业链的重组。

:为什么你离开通之后还是选择了从事宽带产业的投资?

田溯宁:是因为我对这个领域很熟悉,而且一直关注这个领域。我现在把精力完全放在风险投资上,目前该基金的融资总额已达到3亿美元以上,我们主要投资一些国内大型电信、媒体及技术相关公司。我们投资的领域可以很广泛,比如软件等,能不能得到PE的支持,关键是看商业模式。

:宽带产业前几年很火爆,但很快泡沫破灭,为何你还要进入这个产业?

田溯宁:你指的是宽带驻地吧?但我投资的并不只是宽带接入等狭窄领域,而是整个上下游产业链。韩国的信息产业为什么发展这么快,在于不同价值链上的企业之间的互相协同效益非常高。

中国的信息产业要进一步发展,跟全球竞争,价值链的前后相互作用也会越来越大,制造商、运营提供者等必须形成互动的关系。我认为PE个人股权投资在中国可以扮演这样的角色,在上游、中游、下游进行战略性的投资,使这些投资公司彼此能够互相支持和了解,使整个行业效率提高。

希望建设数字生态系统

:你以前做通重组,现在转到做PE,通过金融手段做重组,是什么动力推动你转型?

田溯宁:在中国的现代化过程中,也许PE扮演的角色和西方完全靠任意收购的角色不一样,能够扮演着行业资金的提供者,行业有效的整合者,行业上下游之间的协同者,我们这个基金非常重要的一个观念,就是希望建设数字生态系统,生态系统是每个物种在这样一个系统过程中能够互相支持,共同繁荣。

:以你在通的经验来看,一个市场化的PE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,你觉得会有哪些很困难的地方?

田溯宁:我从两个角度看,一个角度是投资对象,如果很多跟监管环境有关,比如说投资媒体、电信公司,投资国有企业改造,如果不了解这方面的风险判断和沟通方法就会遇到很大的问题。

第二个角度是从投资者的来源来看,现在大部分PE投资者基本上从海外、市场化获得资金

田溯宁离开网通欲以金融重组电信产业链

,这从管理层的判断是一套管理体系的。

当资金来源于汇金公司,来源于国有企业,这方面的评估可能就有一些复杂,怎么样评估?是不是一个合格的投资者?激励机制怎样比较合适?这些有管制的问题,这些问题是需要一步步探索然后逐渐解决的。

人物简介

从1999年就任“小通”总裁兼首席执行官,到去年5月辞去中国通首席执行官的职务,今年7月辞去电讯盈科董事局副主席兼非执行董事职务,田溯宁在中国通任职七年后,终于抹去了他在通的所有痕迹,去专心运营另一家宽带产业基金。